内蒙古对外交流促进会

负债百亿被终止上市,无人能救乐视网

 关于乐视网最终命运的猜测尘埃落定,5月14日,深交所发布公告称,决定乐视网终止上市。

  按照深交所的规定,终止上市的公司,此后不再接受该公司重新上市的申请。

  接下来的30个交易日,是退市整理期,28.07万股民们剩下最后一点时间逃离。

  5月12日,现任乐视网董事长刘延峰提到,贾跃亭的全部股份被冻结,大部分股份被质押,但其目前仍是实际控制人。对此,贾跃亭方乐视控股则表示,贾跃亭早已不实际控制乐视网。

  贾跃亭是乐视身上抹不掉的印记。2010年乐视上市的时候风光无限,乐视进入蒙眼狂奔的阶段,贾跃亭每次的演讲激情澎湃,“生态化反”的口号喊得响亮,乐视的股价也一涨再涨。

  在2016年底被曝出资金链断裂之前,贾跃亭面对的都是鲜花和掌声。

  为了拯救乐视,贾跃亭找来了“白衣骑士”孙宏斌,孙宏斌曾经在约见了分析师、乐视反对者以及乐视所有高管之后,表示“并没有完全看懂乐视,但看懂了乐视的现金流。”

  接洽一个月,孙宏斌入场,企图一次性解决乐视的缺钱难题。

  但一年之后,孙宏斌在乐视网的投资人说明会表示“愿赌服输”,错判了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

  孙宏斌在2018年向乐视系公司投入的共计近200亿资金也不能阻止乐视“生态”的分崩离析。

  孙宏斌“认输”后,卸任乐视网董事长,同时进行着资产负债剥离,他低价“拿走”了乐融致新(原乐视超级电视)和乐创文娱(原乐视影业)两项优质资产后,反过来向乐视网催债。

  可以说,乐视网已经被孙宏斌和贾跃亭完全放弃了。

贾跃亭(左)与孙宏斌(右),图源贾跃亭微博贾跃亭(左)与孙宏斌(右),图源贾跃亭微博

  乐视网的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乐视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143亿元,而刘延峰在5月12日提到,公司目前没有增资、实施债务重组的计划。

  乐视网目前还在继续向贾跃亭追偿。关于贾跃亭破产重组的最终听证会,将在5月21日于美国加州中区破产法院举行。

  但值得注意的是,乐视网的债务范围是贾跃亭控制的包括乐视控股在内的上市公司关联企业。

  刘延峰曾对此表示,贾跃亭实际控制的企业与贾跃亭个人是不同的法人主体,目前,贾跃亭实际控制的企业对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达到约19亿元,即使贾跃亭此次个人申请破产成功,其实际控制的企业与公司的债务依然存在。

  乐视网在创业板十年惊心动魄的旅程,到现在走向了末路。

  1

  “实控人”之谜

  在乐视网被终止上市之前,曾有一场关于“贾跃亭究竟还是不是乐视网实际控制人”的争论。

  在5月12日乐视网2019年度业绩说明会上,刘延峰对外宣称,贾跃亭仍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同时,其董事武宝雨称,自2018年至今,乐视网与大股东及关联方债务处理没有任何进展。

  昨日,也就是乐视网终止上市同一天的上午,乐视控股发表声明予以否认,其表示贾跃亭自2017年7月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起便不再担任乐视网任何职务;截至目前,真正实际控制乐视网的系现任董事、监事、高管。

  声明中提到,在2017年7月之后,贾跃亭已经辞去在乐视网的全部职务,并且随着前期其提名或委派的董事、监事、高管的离任后,已经失去对乐视网董事会的控制。而其虽然目前仍是乐视网最大股东,但目前23.07%的持股已经被全部冻结,绝大部分已质押。

  不过,乐视网方面对上海证券报表示,截至目前,监管部门还是认定贾跃亭是乐视网的实控人。

  乐视网与乐视控股这番对于“实控人”的争论缘由,是由于4月26日乐视网发布的2019年财报中的糟糕表现,从而产生的互相“甩锅”。

  财报显示,2019年全年乐视网仅实现营业收入4.86亿元,同比下降68.83%;净利润亏损额高达112.8亿元,同比下降175.39%,加上前两年的亏损,三年净利润已累计亏损约300亿元,且连续两年资不抵债,2019年末净资产为-143.3亿元。

  此外,乐视网同时披露的2020年Q1财报显示,当期亏损1.5亿。

  实际上,2019年监管部门加强从严退市制度以净化生态,加之乐视网因2018年年报经审计净资产为负,去年5月,其被暂停上市。

  据深交所规定,上市公司被暂停上市后一年经营情况无法好转就将被强制退市。

  兵败如山倒。去年5月刚当选公司董事长的刘延峰无法挽回颓势。

  乐视网在2017年巨亏138亿之后再度亏出近113亿,其主要原因是贾跃亭造成的,由于其违规对乐视体育、乐视云融资提供担保,在后者违约后,乐视网为此计提负债90.64亿余元,其中乐视体育案件负债约74.84亿余元。

  据e公司此前报道,乐视网违规对乐视体育担保案已经有乐视体育18方投资人对公司提起仲裁,1方投资人对公司提起诉讼,已经出具结果的17起仲裁案均为公司败诉。

  相比于这笔90多亿的巨额负债,乐视网2019年仅有4.85亿元的营收总收入,对比前两年的数据是70.3亿、15.3亿。

  这个巨大的窟窿,乐视网无法填补。

  2015年曾突破1500亿元的市值,如今市值仅剩下67.42亿,年营收在三年间缩水97.73%,乐视网节节败退,资不抵债。

  2

  狂奔期“骚操作”不断

  乐视网创立的前十年,在内容领域的埋头苦干,但在自2013年进军互联网电视、推出超级电视之后,其动作仿佛被按下了倍速键,一系列操作让旁观者眼花缭乱。

  局外人对于这家看不懂的企业,早已疑窦丛生。

  在上市初期,在当时视频网站普遍亏损之际,外界对乐视网率先盈利一直存疑,其在2013年以8倍溢价收购财务数据存在重大漏洞的花儿影视等资本运作动作也令人疑心。

  尤其是2014年,乐视网市值巅峰的前一年,这一年的乐视网已经显示出诸多令人疑惑的现象。

  比如,当年贾跃亭姐弟2014年股权质押和解押高达12次。

  此外,在这一年里,乐视网多次停牌,其原因分别为,7月15日广电总局下达互联网电视相关整改令,7月28日因“重大事项而停牌”,8月21日媒体报道广电总局点名批评乐视ui违规违法,10月26日晚乐视网再次因筹划“重大事项”而停牌等。

  在乐视网被外界质疑以及反复停牌的过程中,在乐视网官方口径里,贾跃亭在当年6月初前往美国,此行是为了把乐视网这家A股创业板上市公司的“海外的基础部署打扎实”。

  在贾跃亭接受新浪财经专访时曾表示,2014年是乐视全球化战略的启动元年要将独有的垂直整合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生态模式复制到海外,将乐视打造成为全球化品牌。

  他滞留海外行踪不定的数月里,在香港、美国、欧洲多地留下了“拓展业务”的身迹。

  当年10月,乐视影业在美国洛杉矶成立子公司;

  12月,贾跃亭宣布乐视“SEE计划”,打造超级汽车以及汽车互联网电动生态系统;

  2015年1月底,乐视先后发布汽车UI系统LeUI Auto版以及正式确认进入手机领域;

  又四个月后,乐视超级手机三款机型发布会在北京和硅谷同时举办,以生态模式进军手机行业。

  或许是乐视全生态业务在2014年总收入接近100亿元给了贾跃亭信心,贾跃亭和乐视高歌猛进,逐步打造乐视生态七大板块,即互联网应用及云服务、内容、大屏、手机、体育、汽车、互联网金融,开始激进扩张。

  在这一时期,在其生态下,原先的内容方面也表现出了乐视的野心,乐视视频推出《甄嬛传》等不少爆款,乐视体育疯狂烧钱,高价拿下许多重要赛事版权进行独播,乐视影业、乐视体育吸引了诸多知名导演和演员入股。

乐视TV独家版权,图源贾跃亭微博乐视TV独家版权,图源贾跃亭微博

  在这一年里,贾跃亭常以泪水和哽咽的形象出现在大众眼里,他的“梦想”收割了乐视内部员工的信任和投资者的理解。

  2015年5月12日,乐视网股价创出历史新高,飙升到了179.03元,总市值达到1526.57亿的巅峰。

  从内容聚合发家的乐视网,到在汽车、手机领域四处进攻,其烧钱的本事不亚于获取资金的能力。

  据连线Insight了解,其上市至2017年7月的近7年里,乐视网累计融资超300亿元;并且截止同年7月9日,乐视网股权质押的总量占流通股的比例为96.66%,其中65.34%的股权未解押,即乐视网通过股权质押的方式获得过大量资金。

  乐视在2013年以来的硬件补贴以抢夺市场份额和收购公司、高价购买版权之举,使其在2016年终端产品上亏损38.41亿。

  而造车等项目则是花钱的项目,2016年11月,贾跃亭曾表示预测乐视造车至少需要400到500亿元的投资。

  在乐视电视生态根基不稳的情况下,并没有办法支撑起超级手机和超级汽车的庞大生态系统。

乐视手机,图源贾跃亭微博乐视手机,图源贾跃亭微博

  3

  自救失败,孙宏斌低价“拿走”优质资产

  这些冒进扩张的动作也在后来把乐视网拉入深渊。

  多项业务中高打高举,高光时刻的一年半之后,贾跃亭在2016年年底公开承认:乐视网存在资金链紧绷,当时质押了乐视网9.83亿股份,占总股本的24.63%。

  贾跃亭这一封《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的公开信发出后,尚还有不少人认为乐视能够“挺过去”。

  彼时的乐视网还有外部资金可以引入,2017年1月13日乐视引入包括融创中国在内的多家战略投资者,投资总额168亿。之后,从腾讯,京东,苏宁易购几方融资16亿。

  2017年5月21日,贾跃亭辞去总经理职务之后,乐视网于9月27日晚发公告表示中文名称、英文名变更,改为“新乐视”。

  更名原因在于战略调整,将继承“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生态理念,集中资源聚焦大屏生态优势领域,为以家庭互联网为平台的文化消费升级大潮的引领者。

  这被外界认为是孙宏斌和梁军掌舵之后,希望能够将上市公司体系与乐视控股的非上市体系加以彻底切割。

  而这三年来,乐视网数次更换高管和董事长,企图收拾其留下来的烂摊子。

  梁军、刘淑青、张巍先后接任总经理职务并辞职;2017年7月,孙宏斌成为新一届董事长,又在2018年辞去董事长一职,退出董事会并且不再担任任何职务。

  在2019年5月刘淑青辞去董事长、董事职务后,刘延峰经选举成为董事长。

  但无一人能解乐视之困,2018年年底乐视股价4.01元,跌幅近85%,并且期间停牌数次。

  原先被认为是来拯救乐视的孙宏斌,则开始止损,以低价“拿走”优质资产。

  而2018年9月,乐视控股所拥有的乐融致新15.33%股权、乐视影业约21.81%股权被司法拍卖。

  融创集团旗下的天津嘉睿作为唯一参与的买家,以起拍价竞拍成功。值得注意的是,最终这些资产的价格只有7.7亿,估值大幅缩水,被外界评价为“贱卖”。

  乐视网失去这两大优质业务后,接近于全线崩盘。

  竞拍结束后,股东结构发生了变化,天津嘉睿成为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乐视网却还欠着融创一屁股债。

  据乐视网公告可知,在2018年12月初,天津嘉睿和融创向乐视网发送了《催款函》、《通知书》,2019年6月12日乐视网收到融创、天津嘉睿申请的仲裁,分别要求乐视网立即支付借款本金12.9亿元、19.14亿元及利息损失、违约金等款项,合计超32亿元。

  对此,乐视网在此前的公告称无法偿还,并且存在因未偿还本息欠款,而被债权人申请诉讼或质押资产被依法处置的风险。

  2018年年报中,已经体现出乐视网力不从心的态势。

  2018年,营收15.58亿元,同比减少77.83%。而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是-40.95亿元,同比增加70.49%。

  年报解释,主要因为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应收款项迟迟未能收回,导致公司现金流紧张,同时市场品牌和信用体系受影响,所以经营严重受阻。

  在2019年乐视网暂停交易前夕,还有投资人对乐视网抱有期待,曾有人对媒体表示希望乐视网资产重组,互联网视频牌照本身就是价值,如果资产重组后复牌,那么有可能会出现若干倍的上涨,这在A股历史上也出现过。

  即使一直有人对乐视网回暖抱有期待,但最终,乐视网还是走到了终止上市的地步。

  如今剩下的,只有28万股东和247名在职员工,其主要收入来源也几乎以付费业务为大头,在营业收入中占比65.8%。

  “我恨不得乐视赶紧跌到‘谷底’。不到谷底就会一天比一天差,一天比一天有问题。到了谷底就证明不会更差了,要往上走了。”曾有乐视员工这么告诉媒体。

  但现在,乐视网恐怕已经无力回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