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对外交流促进会

默克尔的终场“战事

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

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到访或许可以算作一件。

2019年年末,在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陪同下,默克尔一袭黑衣神情肃穆地穿过奥斯维辛集中营大门。

奥斯维辛这一天天气晴朗,那句臭名昭著的“劳动带来自由”(Arbeit macht frei)在大门上方沉寂又刺眼。

默克尔在“死亡墙”前献上花圈,死亡墙是枪决刑场,墙上弹孔依旧清晰,成千上万犹太人就在这里死于纳粹枪下。

默哀一分钟后,默克尔转身走向人群,脚下忽然失去平衡,踉跄之下差点摔倒,幸而一旁的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及时伸手扶住。

差点摔倒,这不是什么好信号。可近半年来,默克尔已经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被捕捉到健康问题,颤抖、摔倒,频频让她显得力有不逮。

但默克尔的糟心事不仅仅是身体状况,2019年,对这位掌舵德国14年的总理来说有点“难”。

2018年走到终点时,默克尔发表新年致辞,将2018年描述为“在政治上极其困难的一年”,对于尚未开启的2019,她期待团结与合作。

一年过后,默克尔的期许还是落空了。2019年为她最后一段任期留下的印记,是关卡重重的不明朗未来。

同去年相比,今年并没有变得更好,在她看来可以治愈时代挑战的良药“团结”也没有发挥效用,恰恰相反,“分裂”代替“团结”成为德国内政和国际时局演进的催化剂。

近9年来,默克尔一直蝉联福布斯最具影响力女性榜单之首。但德国的内忧外困通通压在这位政坛铁娘子身上,她的健康状况近来也饱受猜测,即便她澄清自己无恙,可以处理好公务,但疑问依然在:默克尔时代还能维系多久?

尽管不日将告别政坛,但默克尔依然在为后来者尽力保全一个稳定平和的德国。

在奥斯维辛时,默克尔说,对大屠杀中的暴行深感羞愧,“德国永远对大屠杀负有责任,这是我们身份认同中不会消失的组成部分”。

对于这趟行程,几乎所有媒体都强调,这是她总理任内第一次到访奥斯维辛。

默克尔的用意再明显不过,她需要以反思悲剧历史和大屠杀的姿态警醒国民,不要再度滑入深渊,默克尔说,“为了确保这些罪行不会再重复,为了继续抗争反犹思想,我们必须再次讲述这个故事、这段历史,以保持警惕。”

但在现今的德国,民粹、反犹甚至纳粹思潮蠢蠢欲动。

纽约时报援引德国官员给出的数据称,在过去一年,针对犹太人的仇恨犯罪数量增长了10%,达到1646起。

就在数月前,犹太教最重要的圣日“赎罪日”当天,德国东部城市哈勒一犹太教堂门前发生枪击案,两人死亡。极右分子曾试图闯入教堂,幸而未能得逞,谁也不敢假想,若被他得手,什么样的悲剧可能上演。

而在政治上,默克尔所领导的基民盟也在各级选举中见识到了右翼政党的“威力”。

10月27日的德国图林根州地方选举中,极左“左翼党”取得了31%选票成为最大赢家,紧随是取得23.4%选票的极右“另类选择党”,基民盟仅取得21.8%选票。

不仅是图林根州,在德国多个州议会进行的选举中,默克尔所在的中右基民盟以及社民党支持率大幅下滑,而极左与极右翼政党势力却显著上升,包括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在许多地方选举中一跃成为大党。